戴尔转型得与失:成为企业级IT巨头 但面临债务缠身

  • 来源: 驱动号 作者: 龚进辉 2019-05-07/15:54 访问量:
  • c267c841cfe62bcefb4bd442d19b4a55.jpg

    作者:龚进辉

    与全球PC霸主联想同一年成立的戴尔,自戴尔创始人迈克尔·戴尔2007年复出以来,一直在PC之外探索更多可能,比如重点发力企业级服务。不过,转型有得必有失,经历阵痛在所难免,其在企业服务商的道路上舍命狂奔的同时,不得不面对有待消化的巨额债务,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众所周知,在私有化5年多之后,戴尔于去年12月28日重新上市,其重回资本市场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是融资偿债。收购、配件价格上涨、存储市场竞争、美国税改等因素可能加剧债务负担。以税改为例,对于每年仅利息就要支付近20亿美元的戴尔来说,新税法生效后将给其每年带来3.74亿美元的额外税务支出。同时,因2016年9月大手笔收购EMC,戴尔欠下460亿美元债务未消化,其中43.5亿美元债务将在2019年到期。

    二是向市场炫耀转型成功的心态。不可否认,作为全球老牌PC玩家,戴尔算是近几年变革转型力度最大的企业之一,也是转型较为成功的企业,自2013年私有化以来,实现显著的财务报表和运营提升,此番重新上市,可以向资本市场证明自己,并结合行业预期进一步抬高估值。

    不过,重新上市后的戴尔并未享受到资本市场的优待和眷顾。截至目前,其市场缩水至489亿美元,与巅峰时期的超千亿美元市值相差甚远。换言之,当下戴尔并未重现当年神勇状态,投资人对其未来心存疑虑,而阻碍其重获信任的首要因素便是压得其喘不过气来的债务。

    2月底,戴尔发布2019财年Q4及全年财报。财报显示,戴尔于2019财年全年GAAP(美国公认会计准则)营收为906亿美元,营收增长15%,Q4收入为238亿美元,增长9%,但净亏损2.87亿美元,同比扩大116%。其全年亏损21.81亿美元,同比缩小25%,长期债务达454.59亿美元,负债总额达1115.66亿美元。

    对于出现经营亏损,戴尔方面解释道,GAAP下经营亏损主要是由于若干非经常性费用,包括收购EMC产生的收购会计处理。这话不假,由于当年戴尔以670亿美元的对价收购EMC,高于后者账面净资产金额,导致高出部分作为不可辨认的无形资产,在未来数年间需要进行摊销。

    而每年摊销的无形资产费用,则被记到各年度财报中,使各年净利润大幅下降。以2019财年为例,戴尔无形资产摊销费用约为61.4亿美元,其中Q4约为15.4亿美元,双双亏损也就在情理之中。因此,戴尔更希望投资者通过non-GAAP来洞悉当前业务的盈利情况,其剔除了非现金性费用。

    数据显示,戴尔2019财年全年non-GAAP收入为913亿美元,同比增长14%,运营利润为89亿美元,净利润为52亿美元,同比增长超过20%,经营活动实现的现金流为70亿美元。在我看来,戴尔财报更倾向于采用non-GAAP统计口径并无不妥,但现实的债务压力就摆在那里,必须积极面对将加以解决。

    去年上市前夕,戴尔方面透露,自收购EMC完成以来已偿还约144亿美元债务,预计不包括子公司在内的“核心净债务”还剩340亿美元左右,如果按每年20%的净利润增长率计算,其只需4年才能全部还清债务,但前提是保证主营业务继续强劲增长。

    财报显示,ISG(网络和存储的基础设施解决方案集团)全年收入为367亿美元,增长19%,CSG(客户端解决方案集团)全年收入为432亿美元,增长10%。VMware(云计算公司)全年收入为91亿美元,增长14%,其他业务全年收入为23亿美元,增长6%。不难看出,与过往相比,戴尔收入更加多元和均衡。

    ISG、VMware增速跑赢大盘可喜可贺,但并不意味着没有隐忧。Gartner研究分析主管Craig Lowery曾指出,戴尔需要重新思考市场。“服务器、存储和网络,在这个领域将会有很多整合,因为毫无疑问,公共云改变了规则,特别是亚马逊AWS,微软Azure和谷歌云。”

    事实上,迈克尔·戴尔还有许多东西有待证明,他至今未拿出令人信服的策略来解决云计算市场的问题,而科技行业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云”。

    同时,曾一度占据总收入超过60%的PC业务,如今下降到48.5%,这是戴尔转型向好的标志,但其毛利率、收入增长不如ISG、VMware,体量最大却增长最慢,无疑将成为戴尔利润持续改善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要知道,尽管戴尔牢牢占据全球PC市场第三位置,但未必能带来各项财务指标的稳步提升。

    无论当下还是未来,戴尔资本配置策略主要侧重于偿还债务,不可避免影响核心业务投入,而其重点发力企业级服务后,重心向更有潜力的ISG、VMware倾斜,PC业务固然重要,但投入的资源相对有限。在全球PC市场持续低迷、出货量连续多年下滑的大背景下,各大玩家的竞争优势在于规模和成本,与PC是营收支柱的联想相比,后者规模更大、投入资源更多,处于劣势的戴尔注定在竞争中占下风。

    种种迹象表明,重新上市后的戴尔基本面可圈可点,毕竟三大核心业务仍保持向好势头,呈现可喜的增速和行业排名,但远未达到高枕无忧的地步,债务缠身成为其挥之不去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未来数年内将直接或间接影响其转型战略落地执行,以及能否持续赢得投资人的信任。

    只有当还清债务后,戴尔才能完全放开手脚大举投资未来,向大而不倒的企业级IT巨头迈进。在此之前,其应先学会勒紧裤腰带过苦日子,业绩再抢眼,扣除无形资产摊销费用后就好看不到哪里去,外界质疑也会随之而来,非常考验迈克尔·戴尔的战略耐力和执行力,需确保动作不变形。

    阿里董事局主席马云曾直言,转型升级是要付出代价的,“就像拔牙,拔牙的时候是要疼的,是要流血的,你这些代价不愿意付出,还在说转型升级,那肯定是一句空话。”对于戴尔而言,短期得小于失,长期得大于失,且行且珍惜。


    赞(0)
    • {{item.nickname}}
      {{item.add_time}}

      {{item.content}}

      {{v.nickname}}
      {{v.add_time}}

      {{v.content}}

    驱动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