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骑凉凉

  • 来源: 驱动中国 文:马婷婷 2019-04-24/13:47 访问量:
  • 驱动中国2019年4月24日消息  时至今日,关于享骑电动车“押金难退”的投诉依然络绎不绝。

    U427P939T4D17122F17DT20170106133841_看图王

    今日,享骑电动车用户梅先生在聚投诉平台发起投诉称:“从2018年10月份用了一次这种电动车后就开始退款,从他们的app中退款再到什么公众号退款,就是一直在审核中,说什么15天退款,现在都半年过了还没见到退款,而且现在连客服电话都是空号”。

    图片1

    图片2

    4月23日,有消费者反映:“自2018年7月注册享骑电动车,使用到2018年10月就不能正常退押金299元,一直到现在联系商家未果。”

    图片3

    同日,也有消费者表示:“2018年1月23日注册上海享骑电动车服务有限公司的享骑电单车APP账户,后因无使用电单车需求申请退还账户余额,享骑客服电话400 104 8118变为空号。”账户余额472元无法退回。

    图片4

    图片5

    笔者查阅聚投诉发现关于享骑电动车的投诉量达867条,黑猫投诉关于享骑电动车投诉量更是高达5275条。投诉问题以押金难退为主。仅这两个平台合计押金欠款粗略估计183余万元。事实上,享骑电单车押金欠款的真实数目要远远大于这个数字。

    随着退押潮不断发酵,享骑电单车舆情大面积爆发。上海总部一夜搬离,用户疑该公司已经跑路;安徽享骑电动车负责人失联,合肥办公地关门。长沙公司失联,享骑电单车电瓶集体失踪疑被盗。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江苏、安徽、武汉、西安等享骑分公司早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用户、运营商、媒体、监管部门都无法联系上享骑的官方人员。这一幕与“酷骑单车”又何其相似。驱动中国在报道《“黄金单车”酷骑押金难退,资金去向成最大谜团!》一文提到不为人知的秘密,酷骑与诚信贷CEO同为高唯伟,而且,酷骑的股东毕言同时也是诚信贷首席运营官。与P2P贷款公司粘连不清的极大嫌疑就是用户押金极有可能被输血到另一家公司,押金池安全仅凭企业自觉是远远不够的。至于享骑电单车用户的押金究竟流向何处?至今成谜。

    相比共享单车“最后一公里出行的革命者”光坏,以享骑电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电单车则是截然不同的命运——“出生即在夹缝中求生存”。

    早在2017年8月,交通运输部等10 部委印发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不鼓励共享电动自行车的发展”。此后各省市的“禁投令”纷纷出台。

    刨去监管收紧、用户挤兑这些外在因素,共享经济企业自身的盈利模式需要打上大大的问号。首先,车辆投入+技术投入+高成本运维,本身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租赁费用恐难以续命,不少企业正是动了“押金池”,将其挪用于日常运营或投资另作它用,最终如果没有跑赢亏损面或没有资本持续输血,资金链崩裂只是时间问题。事实上,如今依然坚挺在行业的共享经济企业背后都有资本站队。

    回到押金问题,《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指出,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预付资金的,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企业应建立完善用户押金退还制度,加快实现“即租即押、即还即退”。

    事实证明,企业的自觉经不住考验,还是需要第三方监管介入。近两年,70多家共享单车平台中有34家倒闭,并留下了超过10亿元的押金退还难问题。至今,押金难退问题并未得到实质性解决。

    除了已经倒下的共享单车玩家外,还有TOGO途歌、立刻出行等共享汽车企业步其后尘。资金管理不透明、缺乏相应监管,“挪用押金”已经成为行业公开的秘密,一旦投资失利东窗事发,企业跑路将风险转嫁于用户,维权成本之高令不少用户“哑忍”陷入恶性循环。共享经济“押金难退”除了企业自身缺乏基本的商业诚信及社会责任感外,与相关制度层面的滞后及监管缺位不无关系,根治共享经济行业之顽疾,还需法律先行多方合力共治,监管方面快步跟上。


    赞(0)

    驱动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