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平台: 媒体+ 驱动号 阿里汽车 非常在线

迟来的荣耀!蓝鲸TMT副总裁毛启盈获“2017年度自媒体风云人物”称号

  • 来源: 第一手机界 2017-12-26/09:51 访问量:
  • 新闻之路漫长而修远,上下求索十余年的资深媒体人、蓝鲸TMT副总裁毛启盈近日终于等到迟来的荣耀,被老司机商学院联合机械工业出版社主办的“2017首届科技智库年会”评为“2017年度自媒体风云人物”。

    微信图片_20171226094847

    对于这一殊荣,毛启盈在他的朋友圈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2018年老毛仍需努力。”然而就在几天前,他在蓝鲸财经年会上高调亮相。这位略显羞涩老媒体人在走完盛大的红地毯后,发布TMT行业10大热词,他幽默地说,“无需PPT介绍,我早已家喻户晓。”

    作为一个拥有17年媒体资历,仍然奋斗在媒体一线,毛启盈(圈内称,老毛,毛老师)到底是一个什么人?对此,第一手机研究院记者进行了采访。 

    一个对新闻有狂热追求的媒体人 

    根据毛启盈离开搜狐时撰写文章《离开搜狐,加盟蓝鲸传媒,人生一个新开局!》透露,老毛2000年进入都市报做调查记者,迄今已经17年有余。在2016年凤凰新媒体论坛上,他自嘲地说,“相比当红影星姚晨、门户网站鼻祖陈彤,我的头上不仅缺乌黑靓丽的头发,还缺灼灼生辉的光环”。

    事实上,作为一个老媒体人,毛老师经历了无网络的手工撰写稿件的纸媒历史、遍地开花的博客时代、140字打造的大V岁月,直到今天的微信公众号时代。

    微信图片_20171226094903

    此前媒体报道显示,毛启盈拥有传统纸媒和门户网站双料履历,同时也是中国自媒体行业标杆性人物,尤其擅长通信行业的观察和深度报道。由他主办的《启盈门》,累计流量破5亿,排名搜狐科技类自媒体第一。同时,运营微信自媒体账号《启盈门》、《盈媒体》聚焦行列大佬粉丝过5万。

    根据搜狗搜索公开资料显示,毛启盈在国内50余家互联网媒体专栏作家,曾被评为年度十大知名自媒体。在加入搜狐之前,毛启盈曾先后在赛迪传媒集团、计算机世界传媒集团等知名媒体任主编。据不完全统计,从业17年,毛启盈先后发表了超过3000篇文章,接近300万字。

    这期间,老毛成功地采访了联想CEO杨元庆、搜狐董事局主席张朝阳、小米董事长雷军、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等TMT行业知名大佬。

    当然,拥有丰富媒体资源和经验的媒体人,多数转型企业公关业务,一部分媒体精英创业成功,譬如,王学凌的YY、牛文文的爱黑马已成功上市。

    而老毛既没有选择创业,也没有去企业,而是依然留在媒体,并且在2016年9月加入财经媒体蓝鲸传媒,任蓝鲸TMT负责人。

    “除了做新闻,我什么也不会干”,毛启盈告诉第一研究院记者,只有在做新闻时候,才是最快乐的。无论时光如何变幻,世界如何变化,新闻推动产业,媒体对社会的贡献,谁也无法抹杀。尽管做调查记者是一个高危职业,一年365天甚至连节假日都在工作岗位上,家人并不怎么理解,朋友也不看好自己。甚至最穷的时候,身无分文,身心疲惫。但是,这是唯一能给老毛带来快乐的职业。

    一个“外弱内刚”的媒体战神 

    毛启盈告诉记者,自从进入报社之后,西装革履,文质彬彬。别说与别人打架,就是吵架也不在行。因此,在哥们眼里,他没有体现出一个江湖大哥应有的风度。 

    但是,一旦遇到新闻事件人,就像一头犀牛,不依不饶。甚至有点胆大妄为。 

    他喝醉酒时曾给媒体同行“吹牛”,几次为追求第一时间独家新闻,保护线人,完全不顾新闻纪律,抢发新闻,给领导带来了非常大的麻烦,而受到批评和处罚,甚至失去工作。 

    最近一次具有争议的报道,发生在10月30日。 

    蓝鲸TMT一篇文章《独家:摩拜ofo被曝资金告紧已挪用60亿用户押金补缺口》在朋友圈刷了屏。此事,引发了自媒体、四大门户以及包括人民日报党媒的极大关注及跟踪,当天便上了百度热词榜单,可谓全民讨论押金挪用问题。

    微信图片_20171226094908

    摩拜ofo面对媒体质疑却辟谣说称,用户押金可以退还。而作为蓝鲸TMT负责人的毛启盈被逼上风口浪尖,他不得不转换身份,杳然一个新闻发言人,接受媒体公开采访,与两大共享单车高管隔空怼战。

    毛启盈称,前述文章的焦点在于挪用押金,但是摩拜的回应是可以退押金,“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其实摩拜只要回应有没有挪用押金就行了。”同时他还透露,“我们手里有充分的证据,请摩拜正式回应,有还是没有挪用资金问题?”

    他还给记者透露,为了采访摩拜CEO王晓峰,从下午17时到20时,打了至少10个电话。但是,仍没有获得应有的答复。 

    为此,第一观点总编辑吴茂林还专门编写一个年度段子:——“你怎么可以把我们的生活费拿去打游戏?”——“亲爱的别急嘛,吃饭的钱我们还是有的。”

    记者采访获知,在同事的眼里,毛启盈甚至有点苛刻,几次在办公室甚至将年轻的女记者骂哭。甚至连他的领导也产生这样的错觉,善于冲锋陷阵的老毛并不适合“带队伍”。因为曾遭遇过文过饰非的批评,老毛一直把文学和新闻有严格区分,所以,他的文章可读性并不强,甚至有些文章语句拗口难懂;也因为遭遇过打击,老毛试图通过娱乐化来掩饰内心的狂躁,但是,路遥知马力,相信他这种“亚健康”状况不会持续多久。


    赞(0)

    驱动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