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马走下神坛

  • 来源: 驱动号 作者: 龚进辉   2020-03-04/13:12
  • 1b655519b66db71a05c071e98f7d01d3.jpg

    作者:龚进辉

    2019年,成立3年的盒马经历了两次组织架构调整,第一次是6月升级为独立事业群,盒马掌门人侯毅向阿里一把手张勇汇报;第二次是12月阿里B2B事业群总裁戴珊代表集团分管盒马事业群,侯毅汇报对象也从张勇变为戴珊。

    侯毅汇报对象的微妙变化,很快便引起了外界注意,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

    有人认为这代表盒马在阿里内部地位下降,已不在张勇重点关注领域之列;也有人认为这不过是盒马完成新零售探索使命后的正常安排,别忘了,2019年10月侯毅曾以阿里数字农业事业部总裁的新身份亮相,可以与包括村淘在内的13个业务单元发挥协同效应,助力中国农业基础设施建设。

    乍看之下,两种观点都有一定道理,但我更愿意相信数据不会说谎。透过阿里财报中的购买商品与设备花费这一重要指标的起伏,可以看出盒马经历了从被重视到短暂失宠再到重获重视的戏剧性转变。

    盒马首次现身阿里财报是在2018年Q2(自然年,非阿里财年),正是从这个季度开始,盒马开启疯狂扩张的模式,当年4月底一口气开了10家店,运营门店总数攀升至45家,且以联营为主。

    事实上,从孵化之初张勇时不时与侯毅商讨盒马打法,到2017年7月马云、张勇以巡店方式高调认亲盒马,阿里高层一直对其寄予厚望,将其视为新零售“一号工程”、新零售标杆。

    而盒马想要成为真正的新零售开路先锋,凭借联营模式狂飙突进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必须亲自上阵进行新零售改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