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请回答:迟来的考勤变严格会让搜狐变好吗?

  • 来源: 驱动号 作者: 龚进辉   2020-01-13/23:23 访问量:
  • f19de32aab211dc1d8901c8bb403292d.jpg

    作者:龚进辉

    2020年新年伊始,在互联网江湖日渐式微的搜狐因为一则争议难得上了热搜。原来,搜狐考勤新规一改过往宽松画风,要求员工9:30前到岗,迟到一次罚款500元,引发舆论热议。有人指出,搜狐此举违反劳动法,并无罚款资格。

    对此,今天搜狐掌门人张朝阳回应道,资本家会剥削员工,市场也在剥削资本家。在市场竞争压力下,每个企业就得去让每个人的投入产出比最大,这样企业才能够生存,大家的工作才能保住。“原先搜狐管得比较松散,2020年在考勤上要严抓。”

    抛开此举引起的争议不谈,明眼人都看得出,搜狐出发点是希望从考勤这种小细节入手,来强化纪律性、改善员工工作状态,最终形成战斗力和士气,助力公司业务在各自市场杀出重围。如此看来,张朝阳这回下定决心要抛弃“好人文化”,毕竟公司处境不容乐观,掉队、过气是不争的事实。

    而搜狐复兴注定任重道远,不能光靠老板张朝阳一个人努力,员工也得撸起袖子加油干,才对会员工考勤如此苛刻。此前,张朝阳在回顾2019年工作时表示,对更加勤奋、几乎所有领域都亲临一线的自己比较满意。所以,他有资格,也必须要求员工做更好的自己。

    回顾过去的2019年,搜狐有两大标志性动作,一是回归媒体,搜狐科技、搜狐财经、搜狐时尚举办了多场峰会,而办会本身就是产生内容的过程,每次大会张朝阳都亲自站台;二是推出狐友再战社交江湖,张朝阳成为狐友首席推销官,并对其寄予厚望,直言其是搜狐的“奇兵”,代表搜狐的未来。

    不难看出,2019年搜狐的重心放在门户和社交上。当然,视频、游戏、搜索同样受到张朝阳的重视。不过,鲜少有人注意到,2019年张朝阳两次自我打脸。

    第一次是搜狐3年回归互联网舞台中央计划泡汤。2016年11月,张朝阳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自信地高喊出3年回归互联网舞台中央,去年10月,他终于向残酷的现实低下了头,坦言3年时间显然不够,“我需要一个extension(延期)”。他还提到,在2019年,公司状态进入了一个比较好的状态,亏损在快速减少。

    张朝阳并未提及具体延期多久,3年、5年还是更久?这代表他自己心里也没有底。同时,张朝阳强调公司亏损在快速减少,有进步是好事,但并不足以回归互联网舞台中央。要知道,想要回归互联网舞台中央,搜狐不仅要比过去的自己更出色,更重要的是胜过绝大多数对手,最起码得跻身行业前三,才算登上“舞台中央”。

    但极为尴尬的是,无论是公司股价、营收、净利润、市值还是各大业务日活、使用时长等业绩指标,搜狐都排不到行业前三。现在如此,未来亦如此。比如,以门户为例,今日头条、腾讯新闻稳居前二,搜狐想要赢过一点资讯、趣头条、网易新闻等劲敌排行第三,难度着实不小。

    d493777e9f2866a49813fa9c14f5634a.jpg

    第二次是错估搜狐盈利时间点。去年8月搜狐Q2财报发布后,张朝阳预测搜狐可能会在Q4实现盈利。3个月后,他改口称希望2020年走向盈利,股票赶快涨起来。由此可见,张朝阳没有能力把“可能”变成现实,或暴露其对搜狐现状过于乐观,搜狐盈利时机才不得不推迟到2020年,而走向盈利的关键在于如何把集团需要投入获客成本和昂贵的内容成本降下来。

    翻开搜狐财报,去年前三季度分别净亏损4800万美元、5000万美元(包括畅游晶茂一次性减值1700万美元)、2292万美元。由此得出,搜狐每季度减少亏损1254万美元,按照此等减亏幅度发展下去,2020年搜狐走向盈利几乎已成定局。但问题在于,就算搜狐实现盈利,股价就能迎来大涨?

    我个人持悲观态度,搜狐盈利后股价上涨是大概率事件,但上涨幅度很有可能不及张朝阳预期。换言之,搜狐股价只能迎来小幅上涨,市值依旧难见起色,与BAT、TMD等大厂仍存在较大差距,估计到时候张朝阳仍会像数年前一样抱怨搜狐股价被低估。

    不过,投资人却有自己的独到思考,他们主要是投资未来,即公司想象空间。搜狐旗下业务所处的赛道个个竞争激烈,搜狐优势并不明显,很难让投资人相信其未来大有可为。更何况,搜狐走向盈利并非主要靠扩大营收,而是依赖压缩成本,盈利手段的选择本无可厚非,只不过其过于重视节流而在开源上表现平平,反映出其业务发展陷入瓶颈,缺乏想象空间,显然难以取决投资人。

    以张朝阳强大的内心,或许他并不介意两度被打脸,但他必须正视搜狐发展落后于人的现实,巨大差距催生出紧迫感,才会在新年伊始对员工考勤转向严格画风,潜台词是:如果员工不端正工作态度,哪来的战斗力助力搜狐走向复兴?只不过,搜狐直到2020年才开始拥抱狼性文化,是不是有点晚?

    对,为时已晚。放眼搜狐旗下业务,均面临强敌环伺。门户有今日头条、腾讯新闻、网易新闻、一点资讯,视频有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游戏有腾讯、网易、盛大、完美世界,搜索有百度、360、神马和来势汹汹的头条搜索。至于社交,光腾讯一家就够狐友受的。

    除了搜狗在搜索领域有实力冲到前三,搜狐其他业务跻身行业前三都无比困难,甚至难如登天,即便卯足劲全力拼搏,实现的可能性也很低,而如果自我懈怠、陷入内耗,那胜算就更加渺茫。或许,张朝阳可以给员工时间来调整工作状态,但市场竞争是无情的,不进则退,从来不等人,不会等搜狐战斗力爆棚后才打响战争。

    因此,对于现实处境不佳的搜狐来说,早就应该拥抱狼性文化,而不是拖到现在。与对手相比,其既没有太多本钱,优势也不明显,企业文化再造多耽误一刻,就意味着比对手少一点胜算,久而久之自然在市场竞争中占下风,越来越难打翻身仗。

    可以预见的是,张朝阳治下的搜狐在2020年会走向盈利,但并不代表其会变好,更别说实现谷底反弹。相反,与主流互联网公司相比,搜狐仍不具备一家出色公司应有的气质,留给其证明自己的机会已不多了。


    评论 {{userinfo.comments}}

    {{money}}

    {{question.question}}

    A {{question.A}}
    B {{question.B}}
    C {{question.C}}
    D {{question.D}}
    提交
    文章数: {{userinfo.count}}
    访问量: {{userinfo.zongrenqi}}

    驱动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