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思念堂联合创始人邓支航:"追思元宇宙"将让逝者得到"意识永生"

  • 来源: 赛迪网   2022-05-14/17:04
  • 转载自[赛迪网],原文标题为:

     用数字技术推动追思方式变革让逝者得到“永生”

    ——赛迪网专访西安汇通阳光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思念堂联合创始人、首席产品经理邓支航

    摘要:

    近些年来每到清明等重要节日,出于环保和安全方面因素的考虑,国家民政部等官方层面都在倡导大众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进行绿色文明的线上祭扫。特别是近两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因素的影响,有关网上祭祀的话题被讨论地越来越多,很多的人开始接触这种绿色文明的追思方式。

    邓支航-202205访谈照片

    专访时间:2022年5月12日,以下为专访问答实录:

    赛迪网:网上祭祀可能很多人都听说过,但我发现似乎周围用的人还非常少,相对来说比较冷门。那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们产生了打造一个网上祭祀平台的想法?

    邓支航:首先,需要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背景。思念堂的母公司——“汇通科技”创立于2003年,算下来我们已经在科技行业耕耘长达19年。

    第一个原因是“时机”,在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后,很多行为被迫转移到了线上,比如学习和办公。基于我们多年来对科技行业发展的观察和沉淀,我们认为疫情带来了一定的窗口机遇,让更多人接触这种方式,未来线上祭祀会成为一种趋势。

    第二,不管是出于对疫情防控的考虑,还是出于对环保考虑,绿色文明的线上祭祀也受到了政策上的大力倡导。结合我们国家在推动数字经济和绿色发展的大方向,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顺应大势的高确定性赛道。

    第三,我们深入调研发现互联网上所谓的各种祭祀平台体验都非常差,几乎都是小团队制作的,没有一家像我们这样正规的互联网公司。市面上的各家友商平台普遍都只是简单地照搬线下场景,产品粗糙,且氛围阴森压抑,并存在很多收费套路,有些甚至是在割用户韭菜骗钱。

    因此,主要基于以上这三方面的原因,我们集团管理层在进行调研后,很快进行了内部决策,确定要涉足这条相对冷门的赛道。同时也因为我们母公司旗下本来就有专业做软件研发的子公司,因此,在立项后就很快开始进行了设计研发。

    赛迪网:网上祭祀和传统的祭祀方式差别还是比较大,为什么您会认为它将是未来的一个趋势?

    邓支航:首先,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些年互联网信息技术爆发以来,互联网已经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了非常深刻的影响。现在你不用智能手机不上网,就很难融入现代生活。

    互联网已经深入融合到我们生活的很多方面,我们祭祀追思故人的方式也应该朝着更先进、更文明的方式演进。

    回望人类文明的发展进程,在过去古代社会,当照片没有出现时,除了上坟扫墓或是面对遗体外,对故人的祭奠通过在纪念堂的画像或者灵牌进行体现。在拍照技术出现后,遗像照片也快速地成为代表逝者的象征之一。   

    到了互联网时代,我们的祭祀方式又迎来了升级改变的契机。用互联网解决祭祀追思需求,在形式文化得到传承的同时,也会变得更加丰富。比如,我们在网络空间分享能够永久留存的祭文、分享生前照片视频或编写留存逝者传记,又或是建立永久传承的宗室族谱记录,进行绿色节俭的网上办丧等等,互联网的方式也让祭祀追思的含义变得更加丰富,还可以永久留存。

    在传统文化里,我们似乎从来不去质疑人们对着一个故人的画像、灵牌或者遗像进行祭奠的形式是否真的有意义。而如今到了互联网时代,网络祭祀也不应该被质疑,通过网络进行祭祀应该被看作是应时代发展而生的、一种更先进的追思形式。祭奠故人,应重在心而不应拘于形。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通过网络进行祭祀追思的环保意义也非常重大,这是关乎我们人类命运千秋万代的大事。传统祭祀活动中,每燃烧1公斤纸质祭品,就要产生2.5公斤左右的二氧化碳。

    要是全国算下来,每年传统烧纸祭祀的碳排放量是相当惊人的。而且还会排放有大量害物质。

    在全球致力于实现“碳中和”的大背景下,我们的祭祀方式应该要得到升级,要变得更加绿色文明。

    因此我们看到在国家政策层面,从很早就开始倡导鼓励民众通过网络进行绿色文明的线上祭奠。

    而从我们的运营数据来看,用户持续增长的速度还是挺可观的,每逢重要的祭祀节日都会是一个用户增长的小高峰。

    在今年清明节期间,我们的祭奠大数据显示,今年的清明节期间的上线用户数同比增长近5倍。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用户对于网上祭祀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

    我们国家正在大力倡导数字经济、绿色发展,网上祭祀追思真正流行起来虽然需要时间,但一定是一个具有非常高确定性的方向。从互联网发展趋势来看,来自虚拟世界的追思陪伴体验将成为人们的一种重要生活方式,这是一个终局思维辩证的考虑。

    这是我们奋斗的信心所在,我们相信在这个领域,未来一定会诞生出非常伟大的互联网公司,这也是我们奋斗的目标。

    赛迪网:您刚才提到其他的网上祭祀平台体验非常不好,那么和这些平台相比,思念堂有哪些不同和创新?

    邓支航:这个问题需要分为两个层面。第一个就是我们深厚正规的互联网公司背景,我们母公司创立于2003年,涉足互联网行业已经19年,市面上没有任何线上祭祀平台拥有我们这样深厚的正规互联网公司背景。

    正是基于我们对于互联网行业的长期深刻洞察,2020年初在业内首次提出了面向未来的追思元宇宙概念,比微软模拟逝者数字复活概念被曝光的时间早许多。确切的说,我们在这个领域真正瞄准的潜在竞争对手是微软、谷歌和Meta这些处在创新最前沿的互联网巨头。而不是仅仅着眼于目前随处可见的照搬线下墓地就放到网上的各种小平台。

    在今年清明节后,我们发布了业内首个“清明节线上祭奠大数据”简要报告,这是一家正规互联网公司的重要特点,其他小平台不会有这些互联网思维的概念,只能一味地模仿。

    第二个层面主要是在产品上的区别。在前期的规划上,我们做了比较充分的调研,发现市面的产品不仅体验很差,而且套路很多。我们希望思念堂能够成为让人们感觉到温馨友好方便使用的平台,让人人都可以没有顾虑地去使用。

    首先思念堂目前并没有单独推出APP,为了方便用户快速上手使用,所有的操作都是在微信里进行的,而在设计交互上让思念堂更接近于常规应用的使用体验,比如我们在祭奠的体验设计上更接近于常见的直播打赏,而用户开设网上灵堂提取办丧礼金和提取打赏收益的操作类似。在界面上,相比其他压抑阴森的平台,思念堂会显得更温馨时尚,所以就连很多年轻人都在使用。

    其次在功能上,思念堂做了很多创新,力求在简单实用的基础上,丰富祭奠活动的内涵,让用户得到更强的体验。比如,我们在行业内首先推出了网上灵堂服务,能够让丧属方便地进行线上发讣告、办丧,让亲友可以突破空间和时间的限制进行行礼祭奠,避免了无法到场参与的尴尬。

    另外,在未来的产品规划上,我们要通过技术创新和模式创新,带给用户更加增强的颠覆性体验。思念堂最终是要走向“元宇宙”的:一方面丰富场景的构建,更大程度地去满足用户的追思情感诉求。在未来,我们还将利用区块链和AI技术,实现对模拟空间的搭建,让逝者在数字世界里得到“永生”,围绕逝者的虚拟角色形成一系列文明生态,为用户带来沉浸感非常强的追思陪伴体验。

    凭借在行业的一些独到创新,思念堂终于获得了互联网行业的认可,上线以来分别获得了“2020年度人文创新产品大奖”和“2021年度创新大奖”。

    赛迪网:您提到思念堂最终要走向元宇宙,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元宇宙?能具体谈一下吗?

    邓支航:基于我们对互联网行业的深刻洞察,思念堂2020年在业内首次提出了面向未来的“追思元宇宙”概念。这是我们不断为用户创造卓越追思体验目标的重要体现。

    目前思念堂主要形态是一个网上祭奠平台和网上灵堂的办丧系统,我们并没有简单粗暴地在互联网上照搬线下墓地墓碑,因为我们希望让逝者在虚拟世界里得到 “永生”。

    我认为,简单粗暴地照搬线下,做所谓的“+互联网”,不是真正用互联网思维解决问题的方式。互联网技术和应用发展到现在,给了我们更多可能性。墓地墓碑只是逝者在现实世界去世被埋葬的一种具象,在数字化时代,我们不能让逝者在数字世界里再次“去世”,思念堂希望逝者在数字世界里“活起来”,并得到“永生”。

    实际上我们在2020年就单独注册了一家子公司特意取名叫做“第五维度”,是专门用于孵化运营思念堂平台的。

    取名“第五维度”包含了五维时空的意义。在理论物理学里,“超弦理论”认为整个宇宙是一个拥有十一维度的时空。我们人类目前只能感受到四维时空,即三维空间加一个时间维度。

    而一些神秘主义者觉得人类存在量子态的灵魂,这些灵魂在肉体死亡后都飘去了第五维度空间。

    这个让逝者得到“永生”的数字世界就像一个时刻伴随在我们左右的高维空间一样。给公司取名“第五维度”的就来源于此,也包含了跨越时空意义。

    具体到应用场景上,我们的演进路线主要分为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就是呈现方式,我们要打造的“追思元宇宙”前期会是数字技术构建的虚拟世界里,在现有平台和VR技术上呈现出虚拟逝者角色的一种沉浸式体验。让逝者在这个完全虚拟的数字世界里“复活”,形成一定生态。

    下个阶段就是用AR技术来实现混合现实的模拟,从平面显示或VR走向AR/MR。用户只需要佩戴一个轻巧的AR眼镜就可以看到逝去的故人存在于我们身边,亲人仿佛就处在另一个维度空间里。我们甚至可以通过AR眼镜带着虚拟的亲人一起去逛街吃饭、去旅行打卡...

    另一个层面就是沟通互动的方式,我们要打造的“追思元宇宙”要实现意识和沟通的模拟。未来我们将利用AI技术,甚至脑机接口技术,实现对逝者生前意识记忆的保存,让我们可以和虚拟的已故亲人进行接近还原的沟通交流。让人们感受到已故亲人只是肉体不存在了,无法使用现实世界中的实体物品,去了另外维度的空间。虚拟逝者可以通过数字形象和我们交流,甚至逝者自己原来社交账号或短视频账号也会继续保持和这个真实世界的互动。

    “呈现还原”和“沟通互动”这两个层面要结合起来,我们“追思元宇宙”最终形态的一个应用场景就是:你只需要带上一副眼镜,就能看到另外的虚拟高维空间,随时随地和虚拟高维空间里的已故亲人进行接近还原现实的交流。最终让人类达到接近“意识永生”的科幻级状态。

    赛迪网:您提出的“追思元宇宙”听上去非常大胆,如果实现了将会具有非常大的颠覆性,在技术上容易实现吗?如何看待这种方式对传统祭祀文化的冲击影响?

    邓支航:虽然听上去有些天方夜谭,但这些都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实现是需要时间,当技术发展让AI、AR生态的算力算法、软硬件技术达到更加成熟的阶段,甚至脑机接口技术乃至于量子计算成熟化之后,实现这些科幻级应用只是顺水推舟。

    同时,也需要非常厉害的科幻大片级视觉特效来呈现,让虚拟世界的一切达到接近还原真实观感体验的目的。

    目前,除了很多基础生态的算力算法在快速发展以外,处在创新前沿的科技巨头也已经在相关应用上展开研发,比如马斯克的脑机接口项目,或是微软的让逝者数字“复活”项目。

    追思故人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我们拉长整个人类文明历史来看,祭祀的形式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也在根据社会的文明程度不断演进。不同的文化也会有不同的形式,比如在有的宗教文化里更注重仪式,而在有的宗教文化里,认为只要起心动念就有会效果。

    但各种祭祀形式背后的本质是不离其宗的,都在表达生者对故人的追思怀念,渴望沟通的意愿。

    优良的祭祀传统我们可以当作文化遗产继承,但不文明的陋习也需要逐渐摒弃。

    破除封建迷信的同时弘扬传统文化,推动移风易俗,是贯彻我们国家科学发展观理念的一个体现。从长远来看,我们进行祭祀追思的方式肯定会向更文明、更先进的方向去演进,这是历史长河中的大趋势。

    在人类全面进入信息化、数字化、特别是人工智能社会后,对于祭祀追思的方式有了更多可能性,目前正处在一个拐点靠前的位置,而我们思念堂正在扮演变革者的角色。

    思念堂最终要实现让数字逝者得到“意识永生”,这对于传统观念的颠覆是巨大的,这种技术应用对整个人类文明自建立以来的文化伦理都会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也将促使人们重新审视对“死亡”的定义。

    我们思念堂的方向已经开始在从“祭祀”走向“追思”。很多人认为我们做的是殡葬行业,或是做着殡葬行业的“互联网+”,这是一种误解,网上祭祀只是我们的一个切入口,优良传统文化我们会一直传承下去,也更注重弘扬时代文明新风。

    我们是纯粹的互联网公司,是在用真正的互联网思维和数字技术解决人们的追思陪伴需求,带来科幻级体验的同时,去推动人们树立新的追思观念。

    思念堂要通过追思方式的变革要为人们构建一种基于互联网数字世界的全新生活方式,乃至于为人们重塑新的世界观和文明观,来推动科技和人文的深度融合。

    赛迪网:打造这样的“追思元宇宙”要投入很大研发成本,思念堂目前的盈利情况怎么样?未来有融资计划吗?

    邓支航:我刚才提到,很多人认为我们做的是殡葬行业,盈利情况肯定非常暴利,认为我们赚了很多钱。这是非常大的误解,思念堂是非常纯粹的互联网公司,和线下的殡葬产业完全不同。

    思念堂在一开始从平台搭建到产品上线运维靠着母公司的输血来支撑。虽然我们目前已经做到了知名大平台,保持了一定的行业领先,但目前盈利状况并不是多好。

    因为从整体来看,网上祭祀虽然经历了逐渐普及的过程,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还是算作一种非常新鲜的事物。相比其他常规的互联网应用,用户量相对是非常少的,整个产业都需要时间进行用户习惯的培养。这也是很多创新互联网公司都会面对的一个问题。

    同时,现阶段网上祭祀平台的盈利模式比较单一,因为网上祭祀是一个相对严肃的事情,这类平台目前很难通过网络广告等其他方式获得收益。更何况在国内,关联度最高的殡葬行业很少会有契合的线上广告露出需求。

    思念堂目前只有祭奠供品的时候收取少量的费用,对于名人纪念堂则是全部免费祭奠,而且用户创建灵堂后的礼金是可以让用户提取现金的,我们只收取极少的提现手续费。完全没有充值套餐升级VIP之类的攀比氪金套路。

    要是和传统祭祀方式相比,在思念堂进行网上祭祀的花费支出要远远低于线下方式,这还不包括在线下产生的隐性间接支出。相比其他同类友商平台,思念堂花费极低且公开透明无套路是用户更青睐我们平台的一大重要原因。

    和很多创新互联网公司一样,目前阶段我们也在尝试探索更多的盈利模式。

    我看到有些声音呼吁网上祭祀平台应该全免费,我认为现阶段对这个行业来说实施全免费不太现实。因为平台研发和运营需要持续投入,还要不断升级发展,保障平台长久地为用户提供服务。如果要全部免费,除非那些互联网巨头公司入场进行砸钱补贴才可以做到。所以你会看到很多小平台上线两三年时间就关闭了,因为一旦用户增长不起来,没有持续造血能力就会运营不下去,用户祭奠数据也会丢掉,这对用户也是一种巨大损失。

    这个行业要长期实现良性健康发展,除了规范化以外,一定是需要通过盈利等手段进行持续输血的。目前不正规的小平台乱象很多,罕有正规互联网大公司的身影入场也是因为一些舆论对于网上祭祀平台还没有足够的宽容和认可。当然,网上祭祀平台的收费一定要合理透明,绝不要搞一些小平台用来圈钱的浮夸攀比套路,让整个网上祭祀行业都连带着遭受质疑。

    对于思念堂要打造的“追思元宇宙”,的确需要巨大的研发成本投入。目前相关前沿应用方向的研究几乎都是互联网巨头或是独角兽级的企业在做。

    思念堂也开始启动了第一轮(Pre-A)的融资计划,希望在多轮资本的推动下,给用户持续打造更好的追思体验,把“追思元宇宙”尽早带给用户。同时,思念堂也一直会秉持着开放共赢的发展理念,欢迎相关产业链伙伴,来进行广泛深入的合作。


    评论 {{userinfo.comments}}

    {{money}}

    {{question.question}}

    A {{question.A}}
    B {{question.B}}
    C {{question.C}}
    D {{question.D}}
    提交

    驱动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