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实名举报美团的背后:天下商家“苦美团久矣”

  • 来源: 驱动号 作者: TMT观察网   2019-11-08/23:13 访问量:
  • 近日,“中国职业打假第一人”王海实名举报,美团外卖为与饿了么争夺市场份额,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强迫商家自掏腰包与竞争对手对标,对此,王海以美团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向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举报。

    这一边,饿了么口碑不断加大投入,通过赋能商家来让利消费者,而另一边,美团却不断加大压榨,强迫商家自己出钱来“跟饿了么的投入对齐”。这不禁让人联想到,美团过去在不断宣称的“盈利”,原来就是这样得来的。

    强制“商户补贴用户”,涉嫌侵犯商户经营权

    王海实名举报美团的举报信中指出“团外卖为实现与饿了么平台竞争,通过执行‘强制自家商户对标,一旦商户活动不对标,直接闭店,强制退出平台’的交易规则侵犯商户合法经营权,扰乱市场竞争秩序。”

    实际上,“强制商家开通活动”这件事已经成为美团“家常便饭”式的操作。

    据第三方投诉平台聚投诉显示,早在今年4月份美团就给商家强制开活动,据投诉人韩先生的描述,美团后台系统会在每晚24点之后,给商家强制开通活动,对此美团当地负责人回应称“没办法处理,只能商家在每晚24点后等活动开启后自己每天手动关上。”

    对此店铺方面表示:“开通美团外卖三年了,本身外卖店多竞争大,商家已经在亏钱做活动,美团又强制开活动,我们经常碰到1元2元或者负5毛的单真是无奈,这样下去,很多商家都无法做下去。”

    而在另一家第三方投诉平台上,早在2018年11月份就有商家投诉,美团外卖平台强制商家做满减活动,与此同时,还私自提高商户商品价格,完全无视商家的存在。

    根据2019年1月1日起实施的《电子商务法》,美团为了对标饿了么“平台补贴商户、商户补贴用户”的活动,在无平台补贴的情况下强制执行“商户补贴用户”,毫无疑问,确实涉嫌“利用市场支配地位,侵犯商户合法经营权”扰乱市场秩序以达到竞争目的。

    而强制“商户补贴用户”实际上是美团外卖在“平台霸权”下对商家利益的直接撷取,这种“杀鸡取卵”式的行径是对市场竞争秩序的“无视”,也是对商家独立经营权的无视。为市场竞争不惜损害商户利益的美团实际上是在“杀鸡取卵”,以市场支配地位对商家“强制关店”则是其“平台霸权思维”的体现。

    美团盈利的背后“天下商家苦美团久矣”

    “天下商家苦美团久矣”。

    外卖的竞争,从曾经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的三方“会战”,再到如今的美团、饿了么的两强争霸,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升,而份额第一的美团无疑处于优势竞争地位。如今的外卖平台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随着“烧钱”时代的结束,外卖平台面临着现实的商业变现需求。

    公开信息显示,在2015年上市前,美团抽成仅为5%,与此同时,美团外卖入驻商户数量急剧飙升,数据显示,2015年美团入驻商家约为50万,而到2017年这一数字上升至270万。

    然而,商家都来了,也到了关门收钱的时候了。随着商家数量和线上的流量积累,美团的外卖抽成也从最开始的5%涨到15%-18%,在美团上市后,随着商业化变现需求的增大,美团将抽成更是涨到22%以上,成为佣金最高的外卖平台。

    22%的平台抽成意味着什么?简单的来讲,商家每营收100元,美团就抽取22元,。如果再遇上商家搞活动,比如满50元减5元什么的,美团还是要收取22元的平台费。如此一来,商家就根本不赚钱了。

    这样一来,再看美团此前一直高调宣称的“盈利”,就特别耐人寻味了。

    据2019年8月23日美团发布的Q2财报显示,如今,美团外卖首次实现盈利,日收入高达达1.407亿元 。要知道我国的消费税也才只有17个百分点,22%平台抽成的“美团税”则是实实在在的抽走了商家们的“血汗钱”。

    在“山大”的盈利压力下,美团将目光投向了商家,裹挟着用户习惯带来的巨额流量,对商家“强制活动、涨抽成”,以实现商业上的“流量变现”。实际上,在美团的“骚操作”下,平台的盈利压力转化为商家的盈利压力,而美团的利润空间实际上也是“压榨”商家得到的。

    如今,外卖已经成为绝大部分年轻人的生活方式,95后、00后的世界中,外卖平台已经成为类似“基础设施”的存在,外卖更是成为了他们的刚需,在强用户粘性下,平台本身经营风险大幅减少,通过强制的“流量变现”美团的经营压力传导至商家,为商家带来巨大流量的美团,也成为压在众多商家身上沉重的“大山”。

    后外卖平台时代,供给侧导向下的新竞争常态

    在《撮合者:多边平台的新经济》中,作者对平台方的价值做出以下解释:“能够对双边用户都产生价值和吸引力,解决以往交易中的经济摩擦问题,并且它是真正的大问题,能够有合理的利润分配机制保证平台从中有利可图。”

    因而,双边经济的核心是在于平台与商家的共赢而非一方对另一方的“压迫”

    外卖平台对于消费者与商家的核心价值,在于以下两点:

    一、在用户体验优先法则下解决了消费者足不出户就餐的配送问题;

    二、在一个公共环境下形成了消费者对商家的评价体系,解决了消费者选择商家的效率痛点;

    而在核心的利润分配机制上,由于平台服务和配送环节的成本增加,实际上相比传统线下就餐并不具备成本优势,因而,如何合理的进行利润分配,成为平台经济中,平台方与商家达成平衡的关键。而“美团税”式的抽成无疑成为破坏平台经济平衡的重要伏笔。

    在外卖平台竞争的下半场,实际上是一场对优质商家的争夺,无论此前美团强逼“二选一”还是如今“强制参与活动”都是平台竞争的下半场,竞争烈度升级的具象化体现。

    外卖平台的下半场,也是以供给侧为导向的竞争时代,人们对美食的追求是无止境的,因此消费者对于优质商家端美食供给的追求也同样没有边界,当下外卖平台的竞争的实质,是平台方对于优质资源供给的争夺。

    而团对商家的“压迫”无异于“杀鸡取卵”式的“自断后路”。在资本催动下,对盈利有着“无限渴求”的美团无论是对市场竞争规则的“逾越”还是对商户利益的“盘剥”都只是对于平台短期价值变现的索取。

    在行业竞争烈度升级的今天,对于外卖平台来说,如何留住优质商家,丰富供给侧,在规范的市场竞争环境下谋求平台商家的双赢,才是外卖平台下半场竞争的关键所在。


    赞(0)

    评论 {{userinfo.comments}}

    {{money}}

    {{question.question}}

    A {{question.A}}
    B {{question.B}}
    C {{question.C}}
    D {{question.D}}
    提交
    文章数: {{userinfo.count}}
    访问量: {{userinfo.zongrenqi}}

    驱动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