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华为高管:建云开放实验室帮运营商转型

  • 来源: 刘启诚通信评论 文:刘启诚 2016-09-05/11:59 访问量:
  • 华为全球技术服务部总裁的鲁勇对云开放实验室的未来发展信心十足,在他看来,华为的云开放实验室将会对运营商未来的数字化转型起到一个很好的推动作用。

    8月初,华为宣布在廊坊建设的云开放实验室(Cloud Open Labs)正式启用,这个基于四地互联的云开放实验室,将成为电信运营商数字化转型的“助产室”,华为称这一实验室将成为“构建全面云化转型的解决方案集成验证基地”,以期助力运营商数字化转型成功。

    刚刚从欧洲调回国内,出任华为全球技术服务部总裁的鲁勇对云开放实验室的未来发展信心十足,在他看来,华为的云开放实验室将会对运营商未来的数字化转型起到一个很好的推动作用, “数字化转型已成为行业共识,华为倡导‘全面云化’,打造高效网络、构建敏捷优势,以帮助运营商满足最终用户ROADS (Real-time, On-demand, All-online, Do-It-Yourself, Social)体验需求。华为通过构建四地互联的云开放实验室,汇聚行业生态、开放合作,与运营商、行业组织和合作伙伴共同应对数字化转型的挑战,并支撑华为全面云化战略。同时,华为服务将持续加大在咨询与系统集成领域的投资,助力运营商迈向万亿级数字新蓝海。”

    这个华为已经投资3000万美元,未来3年将持续投资5000万美元建设的实验室,主要有三大职能,即构建开放创新的生态链(生态链建设)、集成多厂商方案和验证未来网络架构(预集成预验证)、联合创新加速新业务上市(联合创新);覆盖SDN/NFV集成、数据中心集成、传统电信网络集成、网络演进、运营转型等场景,支撑总体解决方案的落地。

    华为云开放实验室由西安NFV OPEN LAB、廊坊DC OPEN LAB、北京/深圳GNEEC(全球网络演进与体验中心)和北京SDN OPEN LAB实验室互联而成。它能模拟运营商整网环境,验证从现有网络向未来网络的演进,支撑运营商的运营转型,助力运营商商业成功。目前,已有超过12家运营商、设备厂商和专业服务合作伙伴与华为签署了合作协议,入驻DC OPEN LAB联合创新办公室。

    “全面云化”是电信运营商数字化转型目前可见的最有效的手段和技术支撑。华为在今年4月启动“全面云化”战略,此次云开放实验室的开放就是这一战略落地实施的步骤之一。针对运营商数字化转型,华为“全面云化”战略实施,以及云开放实验室的未来发展,笔者和鲁勇有了一次深入的交流。

    运营商数字化转型的痛点不在于技术,而在于内部组织、人员及技能

    运营商为什么要进行数字化转型,这不是一个新问题。因为客户需求变了,客户需要运营商提供实时(Real-Time)、按需(On-Demand)、全在线(All-Online)、DIY、Social的服务。华为在几年前就提出了ROADS概念,洞察到了市场需求的深刻变化。

    但运营商怎么样才能给它的企业客户、消费者提供ROADS体验?所以,运营商就要走向数字化的运营,要实现数字化转型,转型的一个关键点就在于把IT系统从面向内部运营、内部员工,变为面向为自己的客户、合作伙伴,实现客户在购买和使用企业和产品服务的ROADS体验。基于这样的目标,网络、运营系统、业务的全面云化就成为是数字化转型的必要条件和基础手段。

    但问题在于,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以往语音时代的服务模式。怎么做?风险在哪里?如何把控?运营商完全进入了一种迷茫之境。

    鲁勇之前主要负责华为东欧和北欧的市场业务,常年和欧洲运营商打交道,对于运营商转型面临的困境了解非常深。在他看来,运营商数字化转型最大的挑战不是来自于技术,而是来自于它的内部组织、人员及技能。他举了个例子,欧洲有家运营商制定了转型战略,从运维模式到以DC为中心的网络架构都做了非常大的改变。但就是这样一个变革,在东欧一个较小的子网中磕磕绊绊实施了三年。问题的根源是什么?从技术层面讲,按规划一步一步往前走,问题都不太大。从战略目标上讲,也非常清晰。但实施的就是不顺利,原因就在于来自一线的阻力太大。内部组织架构的调整、人员的意识以及技能都不适应转型的要求。

    同时,大运营商和小运营商,传统运营商和新兴运营商在数字化转型中遇到的挑战也不一样。不同于德电面临的内部问题,作为一个年收入50亿美金左右的一个运营商,丹麦电信(TDC)在数字转型中很少会遇到内部阻力,因为它从商业计划(BP)到网络的规划、设计,全部都外包给了华为。它不关心建设了多少基站,它只要求华为能不能保证自己的KQI在未来5-7年能否达到丹麦第一,用户下载速率能达到多少?它对技术不关心,认为那是设备厂商的事,它也不养多余的人,它只要求,能否给用户提供ROADS的体验服务。

    欧洲运营商,特别是一些大T数字化转型最大的问题,一是组织变革非常的难,二是惯性思维特别强,想法多行动少。相反,在鲁勇看来,国内运营商数字化转型已经走在了全世界的前列。他认为,运营商数字化转型要把握好几个要素,一是战略一定要清晰,二是组织一定要到位,技术不是关键问题。这也是为什么欧洲尤其是中东欧和北欧的三类T(就是排第三第四的运营商)近年发展非常快的一个原因。因为这些新兴公司轻资产,没有惯性思维和组织架构调整的阻力,而且发展目标清晰。成立于 2007年的波兰运营商P4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P4是一个区域运营商,刚成立的时候0用户,通过与华为的合作,在数字化运营上做的好,现在已发展到了1200万用户(波兰总共是3000多万人),是全波兰第二大运营商。

    云开放实验室的使命

    对运营商数字化转型有着深刻理解,并在欧洲有过成功实施经验的鲁勇,奉调回国主持华为全球技术服务部,上任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成立华为云开放实验室。

    华为全球技术服务部副总裁荀速在实验室开放当天,现场展示基于未来云化网络的VoLTE等业务时表示, “华为云开放实验室是生态链建设、预集成预验证、联合创新的平台,有效支撑全面云化。”

    鲁勇说,运营商云化的演进过程中主要面临着多厂商的集成、从现网向目标网络演进、实现敏捷运营等挑战。建立云开放实验室,就是给运营商提供一个数字化转型的验证平台,降低转型风险。这个平台,同时也是一个创新平台。

    在鲁勇看来,如何使运营商的业务变得更加敏捷和基于业务创新,不仅是对运营商的挑战,也是对华为的挑战。首先,为利旧已有投资、匹配转型战略,需要构建开放平台,引入新的应用、基础设施和服务合作伙伴,运营商当前的能力不能够完全支撑这种转变。其次,对多厂商云解决方案的集成验证能力要求高,除多厂商产品的一致性、可靠性和互操作性等问题外,还需克服集成复杂度高,运营运维经验缺乏等难点。最后,商业云、企业私有云和电信网络云等不同的云业务场景下由于应用架构、商业模式、运维运营的颠覆性创新,给运营商适应云产业生态带来了巨大挑战。

    而对运营商来讲,数字化运营最关键的是如何隐降低转型风险,减低成本。

    华为全球技术服务部首席营销官魏兵就表示:“运营商最关心的是我们能否真正帮助他们将计划转变到生产环节中,实现快速的商用。网络2020、转型2025、业务秒级开通,这些愿景都非常好,但现实很骨感,必须有一个真实的环境来落地、来验证。所以云开放实验室最大的帮助就是提供这样一个环境,得到通过的解决方案都是已经验证的、可以在现网上直接商用的。”

    有人将华为云开放实验室比喻成“助产室”,也有人说它是一个“育婴房”。但不管如何比喻,华为是目前有实力建设这样一个平台为数不多的ICT企业。鲁勇说,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华为的使命就是做个运营商数字化转型的助力者,助力运营商迈向万亿级数字新蓝海。

    据了解,以云开放实验室为例,截至今年6月,华为SDN领域完成和Check Point、Fortinet、Marantis、Infoblox、Citrix、F5等20多家合作伙伴的集成及认证,为瑞典Teliasonera CloudVPN/vCPE等累计30余个项目提供预验证支撑;NFV领域完成和VMware、OpenStack、Red Hat、Wind River、Ubuntu等20多家合作伙伴的集成及验证,为卡塔尔Ooredoo HP+VMware+vIMS等累计40余个项目提供预验证支撑;数据中心领域完成和VMware、BMC、埃森哲、Ovell、微软等20多家合作伙伴的集成及认证,为澳洲Singletel NFVI等累计10余个项目提供预验证支撑;GNEEC累计承接了超过1000个项目预验证支撑。


    赞(0)

    驱动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