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平台: 媒体+ 驱动号 阿里汽车 非常在线

"国字号"认证,中国电竞花了20年

  • 来源: 驱动号 作者: 心竞界 2018-06-14/11:53 访问量:
  • 1)

    如果你关注电竞,就知道今年5月14日是个大日子。亚奥理事会宣布将有6个电子竞技运动,加入今年8月在印尼雅加达举办的亚运会,分别是: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国际版(AoV)、星际争霸、炉石传说、实况足球和皇室战争。

    虽然官方通告上明明白白地写着,这几个都列属于“表演项目”,感觉总有些别扭,但大部分人还是抱着普天同庆的乐观态度,把这件事看作电竞史上的里程碑。

    毕竟,即便在资本追捧,迷妹遍地,被认为是“电竞黄金时代”的今天,诸如“打游戏的不算正当职业”、“某犯罪者的动机就是模仿某游戏”类的言论,仍然会在主流舆论上时不时地漏出来;如果你现在正值十几岁的年纪,突然告诉家人说你要放弃学业投身电竞,轻则被苦口婆心地教育,重则直接被架进网瘾治疗机构。

    说句实在的,在仍能被划归为“主流舆论”的特定人群眼里,就算追随者成千上万,挣钱挣得盆满钵满,电子竞技和打游戏其实没差,都是不务正业,难上大雅之堂。

    而现在,亚运会突然就成了这个“大雅之堂”,可想而知承载了多少人“蓄谋已久”的反驳:打游戏怎么了,老子照样能站着把钱给挣了,还要披上国旗,为国出征。

    2)

    13年前,有人做到了。他在当时电竞界最重要的赛事——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上,拿下了当年竞争极其惨烈的魔兽争霸3冠军。领奖时,他身披五星红旗,跃上领奖台的画面,就和NBA中乔丹的跳投绝杀一样,成了无数电竞爱好者心目中的定格经典,这个人叫李晓峰。

    电竞进入雅加达亚运会的消息公布后,李晓峰发布了一篇文章,称“电竞运动在中国经历了将近20年的曲折。今天它终于因为‘入亚’,来到了一个新的拐点。”

    之所以这么说,因为他深谙自己当年虽然披上国旗,但不代表就成了国家队;WCG的影响力再大再神圣,终归也还是一个由企业主导的民间赛事,更不会由国家机构的支持和背书。

    用养孩子来比喻,电竞肯定是属于被“穷养”的类型。从1998年(标志是《星际争霸》的发布)初露萌芽,就被舆论乱拳打入谷底的,除了名声,还有钱包。

    游戏人人喊打的年代,没有愿意投入的赞助商,没有良性循环的商业模式,没有专业分工的产业化,甚至谈不上有正儿八经的从业者——太多人都是凭着一腔热血投身其中,入不敷出。

    即使是在李晓峰夺冠后,当时他已经“贵”为中国电竞第一人,却还是只能租着一间几百块钱的平房,卧室里只有一个床垫,没有枕头、没有窗帘,没有空调、没有电风扇。

    紧张的经济状况到2012年,已经有所改善。那时,李晓峰已经是一支叫WE战队的领队,队里有坐拥庞大粉丝的明星队员,但见了李晓峰都会恭恭敬敬地叫声,“盖哥(Sky的盖)”。

    当年,WE英雄联盟战队拿下了IPL5全球总决赛冠军,声势达到巅峰;随后一年,更是被国家体育总局钦定为电竞国家队代表,出战第四届亚洲室内和武道运动会。

    对于电竞人来说,这件事可能意义非凡。但平心而论,室内运动会的影响力,与亚运会之类的综合体育赛事还不能相提并论,并且国家队的组建没有系统化的流程,赛程也相对随意。

    3)

    带有奥林匹克印记的亚运会,流程设置就要严格得多。国家队组建、名单提交、预选赛选拔等方面涉及各种条条框框,一个都不能少。

    而在“电竞入亚”的狂欢过后,粉丝们也在翘首期盼国家队名单的诞生,尤其是两个团体项目:王者荣耀和英雄联盟。毕竟像这样从各个俱乐部挑选选手、组成国家队,可能是电竞史上的头一次。

    蹊跷的是,直到5月31日这个规定的提交截止日,中国电竞队没有一个项目公布正式名单。甚至当亚洲电子竞技联合会宣布将最后申报日期由5月31日改为6月5日后,中国仍没有在第二个截止日期内有所作为。

    一时间,各种猜测和传言在舆论平台上弥漫,甚至有人危言耸听地宣布,“别等了,中国电竞与本届亚运会就此别过”,将关注者的焦虑情绪烘烤至极点。

    在所有人都快被“烤焦”的时候,名单终于被悠悠地端了出来。

    6月12日,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在香港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了2018亚运会电子体育表演项目预选赛的情况。经过亚洲区域预选赛,各个项目最终会有8支队伍进入亚运会决赛阶段。中国电竞国家队队选手终于亮相。

    截至目前,公布电竞国家队的三个项目是王者荣耀国际版(AoV)、皇室战争和英雄联盟。

    在国内,但凡参加亚运会、奥运会这样的赛事,提交正式参赛名单之前,都必须经过当局的签字审批,否则就不可能前往。

    根据小道消息,所有的参赛名单其实早在第一个截止日前,就已经被提交到了相关领导的办公桌上。之所以一直没有签字通过的原因,仍然是那些“常规理由”。

    家长们意见太大怎么办?影响不好怎么办?要不这事儿还是别掺和了吧?

    好在最终的结果是和谐的,在几个政府机构的“英明领导”,腾讯、网易等公司的竭力游说下,电竞国家队名单终于审批通过,并以最快的时间对外公布,这才有了上文的普天同庆。

    4)

    3个项目的国家队中,比较奇特的一支存在,是AoV国家队。

    作为一款中国的自研游戏,王者荣耀国内用户数超过2亿。对于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来说,组建之初就开始陷入“手游到底算不算电竞”的舆论漩涡,甚至因为独有的操作方式被玩家戏谑。

    但国民级的覆盖程度也让它的亚运会出战名单,成了坊间热门话题。

    最终给出的名单,是一套新老结合的阵容,由来自GK战队的张宇辰(老帅)作为队长领衔出征,剩下的成员有号称“骚话王”、“采访王”、2017年三冠王主力成员的王添龙(Alan),以及刘明杰(Ku)、潘佳冬(初冬)、向阳(九月)和谢涛(MC)。担任教练的则是李托(奶茶)。

    而集训名单中除了上述正式国家代表队成员外,还包括王皓文(Ggod)、孔浩(Sunlight)两位助理教练,与刘涛(月色)、童国强(童话)两位候补选手。

    从排面上看,这不是一份能令粉丝尖叫的名单。除了声名在外的老帅和Alan之外,其他选手都是属于名不见经传的KPL二线选手。

    面对这样一份看上去像应付的名单,粉丝的质疑相当尖锐直接:这叫国家队?组队打KPL只有降级的份儿吧?别他妈逗我了!

    面对这样的质疑,KPL业内人表示非常理解粉丝这样的吐槽,但也有些无可奈何。

    原因就是,版本。

    王者荣耀这款游戏在设计之初,就选择了“区域定制”的策略,继针对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文化特色和用户习惯,设计不同的游戏版本——也就是说,不同国家和地区选手平时玩到的王者荣耀版本,从英雄、技能到画风,可能是完全不一样的。不仅如此,目前AoV与国内王者荣耀版本的巨大差异还在于AoV的版本更迭更为迟滞,比如在王者荣耀里早已吃不开的刺客模式在AoV中却如日中天,所对应的战术打法节奏的调整,将给选手备战带来极大挑战。

    在所有进入亚运会的电竞项目中,AoV面临的情况是绝无仅有的——另外5个项目的游戏载体,除了语言,其他要素完全一致。

    本次亚运会使用的王者荣耀国际版,全名为Arena of Valor(简称AoV),国内玩家基本没有多少人知道,但其实在欧美、亚太地区,注册玩家数就就已经达到了1.6亿。这样的体量,作为比赛版本进入亚运会也完全一致——虽然绝对数量不及国内的2亿,但你总不能指望一群洋面孔的外国人,会去操控名为“周瑜”和“姜子牙”的英雄打比赛吧?

    很显然,这样的特殊情况也给王者荣耀国家队的甄选带来了额外压力。因为KPL选手在王者荣耀项目上虽然实力强劲,但本次比赛采用的AoV版本对他们中的绝大部分来说,就是完全陌生的存在,有上手经验者也是寥寥无几。

    换句话说,基本上所有KPL选手都得推倒重来,处于同一起跑线上。

    一番焦头烂额的选拔之后,王者荣耀国家队的名单终于落在了纸面上,制作成海报散布到各大媒体社区上。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这真的就是国内目前最强的AoV战队阵容了。

    5)

    5月中旬,王者荣耀国际版(AoV)确认成为亚运会表演赛项目后,KPL联盟官方就收到国家体育总局邀请,为此项目中国国家代表队的甄选提供建议。

    联盟工作人员立刻四散,接洽各支俱乐部,准备相关工作。所到之处,时常碰到面露难色的俱乐部工作人员。

    亚运会的预选赛时间是6月下旬,而整个6月,正是KPL季后赛激战白热化的时期,这时候任何一名队员或教练的离开,都会让战队整体受到不小影响。

    5月末,2018年KPL常规赛收尾赛时,大家发现GK的中流砥柱老帅,突然不见了踪影。

    有人猜测他是与俱乐部闹翻出走了,立刻遭到反驳,老帅可是整个联盟中,公认为人处世最成熟的选手,怎可能如此幼稚;有人猜他是要赶回AG超玩会,打保级赛拯救老东家,但老帅只是在AG降级落实后,发了条微博缅怀过往;还有人说,老帅是受到“东方某神秘力量”的征召,去执行一项极其重要的“机密任务”。

    现在大家知道,看上去最不着调的最后一条,才是正确答案。

    类似的议论也出现在Alan身上,这位2017年QGhappy三冠王的功勋队员,在常规赛季末再没有出场。

    被征召为国家队员后,所有队员和教练最初都有些愕然。虽然他们中可能有人已经在职业联赛中身经百战,但披上“国字号”战袍却是从没有有过的经验。

    兄弟,这可是为国出战,以电竞之名。

    随后,这种惊愕很快就转变成了兴奋和期待,进而意识到肩上担子的分量。

    集训过程中,前文中说的AoV版本问题,还是给每个人带来了压力。KPL明星选手又怎么样,还不是得从零开始。连自称“王者荣耀英雄海”的Alan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有个可笑但不为人所知的事实,本次国家队并没有按照团队位置去征召对应的队员。这导致了不少队员习惯位置的重叠,集训中的内部较劲、转型也成为常态。

    短短的三周,对于熟悉一款近乎全新的团体竞技游戏来说,还是短了点。好消息是在以李托为首的教练组全力攻坚下,新晋的国家队选手们已经度过了针对全新英雄池的适应期,进入战术磨合阶段。

    更大的挑战是,除了中国队,其他国家队并不存在“版本适应的问题”。诸如韩国、中国台湾、泰国、越南等国家和地区都有自己的AoV职业联赛,实力不容小觑。

    去年11月在韩国举办、吸引了包括中国在内的16支职业战队参加的首届AoV全球总决赛,最终由来自中国台湾的SMG战队夺魁。彼时代表中国出战的则是BA,战绩是前八强。

    6月下旬即将举行的东亚预选赛,中国台湾与传统电竞强国韩国一起,将成为中国国家队的强劲对手。

    6)

    20年前,如果有人说打游戏这活儿,能进奥运。你会觉得他是脑残。

    自那19年以后,现任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还是持有相同的态度。在他看来,一些游戏竞技与奥林匹克规则、精神相悖。

    巴赫特别提到,在2016年早些时候他去硅谷期间,他遇到一名代表说“对一个游戏很自豪,因为在游戏里有40万辆车被摧毁”,而他对此觉得并没有什么可称道的。

    但几个月后,巴赫却画风突变,称考虑可将体育运动类的游戏纳入奥运会;更夸张的又过了几天,国际奥委会官方宣布,已认证电子竞技为正式的体育项目,最快可能在2024年进入奥运会。

    该发生的,总会发生。因为:

    20年前的夏天,13岁的李晓峰开始通宵,等到父母入睡后,偷偷溜出家门玩一款叫“星际争霸”的游戏,为此经常挨揍;他后来读大专时,为了练习游戏,每天只能吃一块钱的水煎包……

    20年后,33岁功成名就的李晓峰,仍然有人对他说:你是个坏人,把我孩子带上了一条歪路。不再年轻气盛的他,已经能理智的看待这些指责,真诚向身边人布道,电竞的光明及阴暗。

    20年前,简自豪刚出生不久,算命先生给他算过一卦,说他是将相之才,将来一定会出人头地;20年后,简自豪已经成为Uzi,世界冠军和中国英雄联盟国家队的头号射手。

    20年前,4岁的张宇辰第一次摸到父母的手机;18年后,他从事房地产行业,谈业务,手机不离手;20年后,张宇辰仍然以手机为生,他是KPL明星选手老帅,和中国王者荣耀国家队的队长。

    2018年8月,中国电竞国家队,将正式出现在亚运会赛场上。

    该发生的,总会发生。因为最重要的东西,在20年前就已经存在了。


    赞(0)

    驱动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