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资讯
首页 资讯中心 厂商 阅读正文 :
推荐三星S9/S9+宣传语曝光 暗示搭载可调光圈

黄章“二次打磨”魅族:六大事业部冲刺“两位数增速”

来源: 厂商投稿 2017-12-22 09:29 访问量: 编辑:

半年多的时间内,两次大的架构调整,魅族创始人黄章终于实质性重出江湖——人们不禁问,明年上市的“黄章款”产品将对市场造成什么冲击?

智能手机发展十年后,精品手机成为用户集体诉求。坊间曾有如此传说:黄章曾买了一栋别墅,拆了,然后依照自己的想法在此基础上重新盖了一栋,从中可以管窥黄章对于产品追求精益求精的魄力。

“黄章从2017年3、4月开始亲自设计产品,明年魅族产品将明显带有黄章个人追求极致产品的烙印,每一款魅族手机都将是‘黄章款’。”魅族科技高级副总裁、CMO杨柘等魅族高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透露。按照杨柘提供的数据,2017年魅族、魅蓝今年手机出货量接近2000万,那么在2018年,黄章“二次打磨”的魅族,又会冲到什么新的高度上?

六大事业部各负使命 2018年预计增速达两位数

日前,魅族HR发布的一则《关于公司中心级组织架构调整及人员任命的通知》,将魅族科技再次推上风口浪尖。

这则通知显示,魅族科技在魅族、魅蓝、Flyeme三大事业部基础上,新增了海外事业部、配件事业部,并将原有电商业务部升级为电商事业部。自此,魅族六大事业部并行齐发,这一重大调整,被业内称为是其近年来最大范围的一次架构和人员调整。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在今年5月,魅族曾进行过一次架构调整,当时成立了魅族、魅蓝及Flyme三大事业部,分别由黄章、李楠及杨颜负责,黄章作为魅族董事长兼CEO直接参与公司运营,白永祥作为魅族总裁接受各职能中心汇报,并请来营销高手杨柘负责魅族事业部的销售和营销。

而在12月的这次架构调整中,除了新设三大事业部外,一个最为明显的人事变动是,CFO 戚为民升任高级副总裁,直接向黄章汇报,这一变化,在业内看来是黄章对于财务板块的重视力度日渐提升。

除了戚为民之外,此次魅族新成立的配件事业部,以及由电商业务部升级后的电商事业部,均由Flyme团队负责人杨颜兼管。而今年年中加入魅族的杨柘将会出任魅族CMO兼总参谋,今后主要负责魅族的市场方面工作。

有数据显示,魅族Flyme团队已经成为当下重要的盈利来源。而手机配件业务也一向是手机厂商的利润奶牛之一,魅族作为以音频设备起家的手机厂商,其发布的耳机、智能音箱等产品一直备受用户青睐。

此次魅族将配件事业部独立出来,并连带Flyeme、电商将造血能力强的事业部统归于杨颜旗下,也就意味着杨颜这一80后中坚力量正被委以重任。

除了人事调整亮点外,此次海外事业部被独立出来,在业内看来很大程度上表明了魅族征战海外的决心。目前魅族海外扩张的重点在俄罗斯以及乌克兰,魅族在俄罗斯已经开业两家旗舰店,魅族海外市场销售额保持倍数增长。

业内指出,从此次新设的三个事业部来看,黄章对于魅族2018年的思路重点之一就是要赚钱。事实上,按照魅族官方给出的数据,2017年手机出货量接近2000万台,销售规模继续扩大,超过200亿元并保持盈利。而据规划,在2018年魅族将继续扩大规模,预计增长率达到两位数。

再一次推倒重来?黄章的实质性回归

魅族科技的这次调整,可以说是经历了一番深思熟虑。

在今年2月初,黄章就在微博宣布重新出山,称要“打造我的梦想机,去迎接魅族15周年。”这才有了今年5月的那次组织架构调整,魅族和魅蓝两个品牌就此拆分。但一直到此次12月初的六大事业部调整,黄章直接管理魅族各事业部和中心,这一举动才被业内认为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全面回归。

不过,如果仅以黄章的复出来界定魅族的现状,很难判断现在究竟算不算是这家手机企业的第二次“危机”。

2013年,互联网手机冲向行业风口,曾经不值一提的小米手机创下超1800万台销量,连华为都特意腾出手单辟出荣耀品牌迎战小米。而当时的魅族却显得声音较弱,可以算的上是魅族的一次危机。

当时,黄章基本上处于隐退状态。有媒体报道称,黄章的状态是“整日宅在家中设计产品,在花园开垦土地种菜,抱小孩,玩HIFI。”市场局势逼迫黄章在2014年初回归公司出任CEO,在那次复出宣言中,黄章直言自己刚从火星回到地球,他表示“要告诉更多人知道,除了小米手机之外,还有更好的魅族手机可以选择。”

随后黄章抛出的一个大动作就是引入阿里等外部资本。公开数据显示,在2015年初融资后魅族手机销量迅猛上升,2015年一季度销量超2014年全年,2015年全年销量增长350%,突破2000万部,同比增长350%,其中,魅蓝系列手机总销量超过1000万部。

对比2014年的那次复出,有声音认为,此次黄章又一次回到台前,是为了挽救第二次处于危机中的魅族。毕竟,在这次调整之前,关于关店、手机销量能负面质疑见诸于媒体报端。

“魅族处于调整期是毋庸置疑的,但很难说这次是一次危机。魅族的产品线调整、渠道调整等问题是整个行业普遍存在的现象,毕竟手机行业在经历了爆发式增长后也在经历调整期。”业内分析指出。

而魅族科技高级副总裁、CMO杨柘在接受采访时也指出,线下渠道的衰退是包括魅族、华为、OPPO、vivo、金立等在内的手机厂商所面临的共同问题,相比之下,魅族的线下资产并不重,受到的影响很小。

“大公司的这种调整是常态化,它要追求的是效能和效率的双提升。”杨柘也强调称,如果说哪一个企业到穷我再变,变我就能通,那这个企业离死不远了。

机海战术早已行不通:魅族“秒对手几条街”的新窗口

不出意外的话,“黄章亲自打磨”势必将成2018年魅族对于旗下精品手机的主流宣传标签。

其实,魅族对于精品手机的加码,贴近行业大势与用户需求。在今年5月架构初次调整后,魅族曾推出2017年的旗舰产品PRO 7系列,这一创新性产品自发布以来就以独有的双屏设计赢得了较好的市场表现及较高的关注度。

在接受采访时,尽管对于PRO 7系列具体的销量杨柘并没有透露,但他强调称,到目前为止,魅族PRO 7系列的激活量远超魅族PRO 6 Plus。

众多周知的是,随着消费升级浪潮不断推高,用户对于精品手机的需求正与日俱增。而在打磨精品上,正是黄章的强项。

对于做产品和营销的行业对比,黄章曾有如此评论:和老罗小米比炒作,我肯定输;要是比做产品,我可以秒他们几条街。

不容置疑的是,此时的魅族需要一款里程碑意义的产品。其实,在操刀这次架构调整之前,在魅族社区沉寂已久的黄章不久前突然发声,抛出魅族科技成立15周年的献礼之作,并称“打造的产品需要的时间太长了,以致明年才能上市。”

对于以这款产品为代表的魅族2018年系列产品,杨柘指出,最大的变化是会有深刻的设计和烙印,而且是有统一的延续性。

杨柘提及,曾经有一个朋友问他,魅族的产品和其他手机的产品有什么区别,他概括了两点:第一耐琢磨,第二就是对极致工艺的追求。

“黄章做的东西确确实实是耐琢磨的,他做活真的做的很细。”杨柘强调称: “你可以把它理解为明年魅族事业部所有的手机,都是由今天中国手机市场职位最高、最有钱的产品经理,和最极致的产品经理亲自打磨设计的。”

这款黄章精心打磨的产品,也透露出魅族精品路线的微调。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之前魅族采取的都是单旗舰的模式,精品化的路线也给魅族赢得了良好的口碑。

在经过近年来众多手机厂商机海战术狂轰滥炸后,用户对于精品手机的诉求已经日益高涨。回顾整个2016年,在国产手机市场,不管是华为、OPPO、vivo这些主流大厂,还是小米等互联网品牌,纷纷在精品战略上投下重注。而这对魅族来说,无疑是打开了全新的窗口。在这一市场背景下,黄章“二次打磨”的魅族,又将会给市场带来何种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