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中心 业界 阅读正文 :
推荐抖音学暴漫“作死”?再现侮辱烈士现象

谷歌为什么要收购自己投资的公司?

来源: kuailiyu.com 文:张琳娟 2014-01-16 12:45 评论:

前天Nest公司被谷歌32亿美金收购了,但是在他们公司四名董事会成员里面,有一个人叫Bill Maris,他是一家风投公司的合伙人,而这家风投公司来头就不同寻常了,它就是谷歌风投,是谷歌公司在企业风投行业里的一只臂膀。

另外一个人,是Randy Komisar,他是另外一家硅谷风投公司KPCB的合伙人,而掌握KPCB风投的则是谷歌董事会董事成员John Doerr。Nest公司其他的两位董事会成员则是Nest公司联合创始人Tony Fadell和Matt Rogers。

这不是充满了矛盾和冲突吗?对于Maris和Doerr两个人来说,这种状况难道不是异常尴尬吗?作为一名投资人,他们当然希望可以最大化自己的回报,但是作为谷歌的一份子,他们会不会也希望自己的母公司,也就是谷歌,能够以较低的价格收购Nest呢?

对于收购谷歌风投投资的公司,谷歌这么干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从2009年谷歌风投成立开始,他们已经如此操作了四次,前三家公司分别是Makani Power, Milk,还有Bufferbox。如果算上Bufferbox,Nest应该算是第四家被谷歌收购的由谷歌风投投资的公司。为什么说如果算上Bufferbox呢?因为这家公司太小了,谷歌风投甚至不了解它是算收购兼并还是算其他什么,因为他们一直把这笔交易看作是Kevin Rose的个人投资。

鉴于此,谷歌风投合伙人自己要求不参与本次收购的讨论,其原因,就是因为存在明显的利益冲突,这种情况在Nest公司身上尤为明显,因为本次交易的规模非常大,相当于前一阵子Snapchat的价格!所以,一个月前,Maris自己退出了,他让Kleiner Perkins公司的Komisar代表投资人一方进行谈判,KPCB在Nest公司拥有很大一块股份,在本次收购交易中,他们预计能够获得20倍的回报。

让我们回到Kleiner公司,他们的头儿John Doerr也没有参与本次收购事件,原因也是因为他在谷歌董事会的身份存在冲突(注意,Kleiner公司没有任何谷歌公司的股份),所以最后我们发现,参与谈判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孤独的Komisar。

根据Nest公司联合创始人Fadell透露,从2011年谷歌风投投资了Nest公司以后,谷歌就已经对Nest产生了兴趣,但是这几年他们并没有认真对待这件事,知道去年头天。根据国外科技媒体TechCrunch报道,大约一个月前,苹果公司也开始觊觎Nest公司,因此,谷歌开始“认真”对待自己投资的这家公司了。

苹果这么做显然让Nest显得更加有价值,Fadell昨天告诉财富杂志记者Dan Primack,他不会讨论是否苹果公司和他们商谈了收购事宜,但是既然他这么说了,而且是非正式的这么说,但仍然很容易让人猜到确有其事。笔者的意思是,Fadell作为“iPod之父”,难道他不会和自己的前同事聊聊这件事情吗?

但是如果当真正涉及到收购这么一件非常严肃认真的事情的时候,谷歌显然比苹果要更适合。“Sergey和Larry(谷歌公司高管)都觉得非常兴奋,因为他们对于收购Nest都表现出了一丝自信,”一位熟悉本次收购事宜的消息人士说道,他还用了eBay公司口号“现在就买!(Buy It Now)”来形容谷歌对Nest的收购。

现在,谷歌风投每周都会做两到三次投资,本月,他们已经花掉了大约3亿美元,因此谷歌“碰巧”收购自己(谷歌风投)投资的公司也会发生。而如今的公司合伙人们也在尽力做到最好,并保持身为一名投资人的思维,这种思维实际上和一些传统的风险投资公司(比如Intel Capital)一致,那就是“当我们能最大化回报的时候,就出手”。

但是,这仍然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在谷歌风投获得巨额回报的时候,谷歌能获得多少收入呢?不妨让我们猜测一下,如果在本次收购中谷歌风投有数亿美元的回报,而谷歌获得其中的12.5%,也就意味着谷歌最少能得到约4亿美元。但是也有人表示,如果谷歌作为一家母公司,那么也可以从谷歌风投获益,那么如果谷歌以低价收购Nest的话,他们就能从交易中直接获得回报(30亿美元,而不是32亿美元),当然了,这也是笔者的假设。

谷歌风投公司和硅谷其他风投似乎有些不一样,他们身上带有太多的“谷歌标签”,根据一位消息灵通的人士透露,谷歌风投所投资的公司往往不会被收购,但凡是被谷歌风投投资的公司都会对收购有帮助,就像Nest公司,他们最终被成功收购。引用被谷歌风投投资的公司说过的一句话,“当谷歌成为了我们公司DNA中的一部分,我们就会变得非常有吸引力。”

责任编辑:
  • 关键词: 谷歌